您的位置: 青浦信息港 > 健康

南昌新家校交流平台刚推炪僦被叫停遭质疑

发布时间:2019-06-15 03:58:31

南昌新家校交流平台刚推出就被叫停遭质疑

私人研发的拥有“新媒体、新技术和新概念”的教育新产品一经投放市场,就受到了学校及家长的广泛好评,但是教育主管部门的一份叫停通知却让新产品陷入困境。

这一幕就发生在今年10月的新建县。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称因为教育新产品理念过于超前致无法监管,才出“叫停”下策。

虽然当事人提出了监管办法,但教育主管部门2008年的一纸《通知》却又将其挡在了门外。专家认为,教育主管部门的叫停理由并不充分,当事人应该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利不受侵犯。

学校门口张贴的育讯通使用公告

新家校交流平台“育讯通”被叫停

“时代一直在变。”胡睿有些出神,“有些东西也该变一变了。”

他口中的“变”,意指当下其运营的一个新项目。胡睿为此投入了上百万元的全部身家,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项目上。但10月15日晚,一条朋友转发的“封杀”通知却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条来自新建县教育体育局(以下称新建县教体局)教育科的通知称:各有关学校,近期有商家打着公众平台到学校宣传商业性活动,据了解这活动涉及家长收费。现再次强调学校不得参与任何商业性的活动;如已参加,务必在10月份叫停。

这一纸禁令,直指胡睿所在的公司新开发的项目——育讯通。

身为公司总经理的胡睿介绍说,育讯通是针对教育领域开发的一款免费服务于家校的公众平台。

学生家长本着自愿原则通过绑定学生的账号,并关注其所在学校及班级的公众平台,即可以享受随时获取学生的有关信息、与班主任和其他学生家长交流及向校长信箱留言等服务。

胡睿说:“我们建立交流平台通过客户投放广告获利,学校免费享受校园文化先宣传,学生家长免费享受相关服务,育讯通就是这样一个三赢局面的产品。”

趁着今年9月开学,公司将育讯通投放在了南昌的学校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与30余所中小学校开展了合作。

市场反响好,让胡睿满怀希望,但教育部门的一盆冷水将他的热情浇灭,“我早已预料到,只是没想到,禁令会来得这么快”。

翌日开始,新建县一些学校渐渐停止与公司的合作,育讯通的推广陷入胶着状态。

胡睿迫不及待地想弄明白,既然并不涉及家长收费,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育讯通被主管部门叫停?

产品未纳入监管致搁浅

“育讯通没有教育主管部门的监管,所以我们向各有关学校发送通知,叫停了此类家校服务。”新建县教体局教育科科长邓小毛告诉新法制报,若针对学校的服务没有被监管,当不健康和不良内容出现时,教育部门就无法事先阻止,如果酿成恶性后果,“我们就是失职”。

邓小毛还表示是接到“有商家向学校开展服务打着免费口号却实为收费”的举报才在10月14日作出决定的。在他看来,凡是在学校组织教育服务活动,都必须要当地教育主管的批准才行,“不批准就开展,那就是非法”。

在了解育讯通的运作模式之后,邓小毛举例说:“如果有人免费办学为无法上学的孩子提供服务,即使他是出于好意,如果没有经过教育部门的批准,那就是非法办学,理应取缔。”

据了解,除育讯通以外,目前提供家校服务的还有好几家。

“他们都已链接到了由南昌市教育局主管的南昌市上家长学校(以下称上家校),服务的内容都可以受到后者的监管,所以我们才允许。”邓小毛表示,南昌市上家长学校在南昌市各区县都设有办公室,方便对当地的家校服务进行内容审核过滤。

上家校的一名管理人员钟某解释,作为成立于2007年的纯公益性机构,上家校专门针对学生家长打造上教育平台,“每个家长、老师以及教育专家都会有一个固定账号用于在上登录该平台,使用相关服务;由于时代的发展,的普及性,几家络运营商开始借由上家校的资源,充当信息快递员的角色为学生家长提供增值的延伸服务”。

“交流平台含广告较为敏感”

胡睿称,运营模式到了智能时代,随着微博、等新媒体工具对用户极强粘性效应的显现,为新的家校服务提供了新的拓展空间。

对于胡睿所提出的拍卖广告位的盈利方式,一名受访家长表示认同:“反正也不用我花钱,人家提供了服务,赚钱是理所应当的。”

新建县某校一名副校长也对此表示认同:“不收费拍卖广告位,我们省事多了;只需要我们学校、老师和学生资料,就免费帮我们建立并管理校园站和班级站,我们也很喜欢。”

据他介绍,全校1600余名学生中已有70%左右使用了育讯通服务,老师和学生家长反映效果非常好,“虽然接到了叫停通知,但我们仍然还在使用”。

这虽让胡睿感到些许欣慰,但教育主管部门的态度,还是让他心悸不已。10月29日,胡睿带着同事来到负责南昌市教育络业务的南昌市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以下称教育中心)。

“我们刚好正准备在南昌市做一个新的家校交流平台。”教育中心工作人员李某表示,目前他们已经收到了多份要求合作的家校交流平台方案,“我们准备先选几个在市属学校免费试点,如果反响不错,就统一使用。”

对于胡睿所提出来的拍卖广告位、免费为学校家长提供资讯服务的方案,李某表示“不会考虑”。他称,由于不久前曝出“教科书内含广告”的后,有关部门对此甚为敏感,“我们更偏向于政府部门或者学校出资采购的方式”。

但是否真这么做,教育中心并未终决定。“因为,的问题是如何提高老师使用家校交流平台服务的积极性。”胡睿转述教育中心的担忧后表示,老师并没有义务非要使用家校交流平台的服务,如果没有老师的积极参与,家校交流平台将成为空谈。

“物质刺激是很好的方式,但这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政府和学校肯定拿不出来;但我们通过拍卖广告位的方式,获得的收入完全可以负担起这笔支出。”胡睿这样解释自己的经营理念。

“目前,丰城市已经有两所学校使用了,我们会在今年底将育讯通推广到全省。”公司负责市场推广工作的经理李春晖表示,由于在其他地区并没有遭遇类似新建县的情况,所以育讯通的推广“非常顺畅”。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能力监管育讯通。”邓小毛表示,育讯通的运营模式过于超前,超出了教育部门当前的监管能力范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叫停了。

“这样的新媒体、新技术和新概念,我是次听说。”这是新法制报在相关部门走访时听到多的一句话。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提供一个类似群管理员这样的后台账号给相关部门,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个人,就可以对育讯通做到完全监管。”胡睿坦言,“不能在新产品出来时,主管部门因为无法监管就叫停,这样市场何时才能得到发展;真正行之有效的办法,应该是市场逼着主管部门跑步跟上才对。”

新技术能否倒逼监管补位

据了解,南昌市教育局2008年出台的《关于规范南昌市上家长学校建设与管理工作的紧急通知》(简称《通知》)要求:凡已经加入上家校的学校,不得接受其他组织和个人提供的纯技术性上(短信)家校联系交流平台。

“这就是禁止类似育讯通这类家校平台进入学校的依据。”邓小毛指着《通知》说。

不过这份《通知》也注明了,家长如何选择使用家校服务必须本着自愿原则由家长自行决定。

对此,监管上家校的南昌市教育局思想政治工作处负责人向新法制报表示,对于任何家校交流平台采取的态度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教育部门的这个理由是不充分的,如果新产品没有不良内容,而且也提供了解决监管问题的办法,应该获得主管部门的正确对待。”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分析说,“否则,就是行政垄断。”

朱巍建议,育讯通遭遇到这样的困境,可以依据《信息公开条例》向教育主管部门针对“叫停育讯通”申请信息公开,不满意还可以提起行政复议,甚至可以选择行政诉讼,“要么胜诉,要么对方拿出合法的依据,这才是依法行政”。

在新媒体时代,新技术能否敲开市场的大门呢?能否倒逼监管及时补位呢?

◎文/图 新法制报郭俊

泛发性脓疱型银屑病
中医
水果店微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