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王志文接受专访谈新剧年龄大了不愿再较真

2018-11-05 09:52:35

王志文接受专访谈新剧:年龄大了不愿再较真

原标题:王志文年龄大了,我不愿再较真

王志文和李小冉在《大丈夫》中“有年龄差”的感情故事是该剧的一大看点。

王氏养性法

第1招:尽可能调整心情

第2招:自己忍着

第3招:惹不起躲得起

在很多人心中,王志文、陈道明、李幼斌等都属于“戏骨型,但脾气捉摸不定”的演员。上周,在浙江卫视《大丈夫》的发布会上,王志文接受了新京报专访,如今他受访时的情绪主要还是靠“自律”,但他还是比工作人员更早地坐在了专访间内。

2月17日起,《大丈夫》将登陆浙江等四家卫视及乐视。剧中,王志文饰演的大学教授和李小冉饰演的时尚主编将有一段“尖果儿戏苍孙”的故事,而生活中,太太也比他小八岁。王志文说,年龄在感情中并不是障碍,“两个都是25岁的人,谈恋爱难道就没有障碍了?”

几千年没答案,一部剧能给答案?

在《大丈夫》小型媒体看片会上看到,剧中,王志文饰演的大学教授欧阳剑和李小冉饰演的时尚主编顾晓珺情投意合,尖果儿戏苍孙的故事里,泪点与笑点齐飞。但在采访中王志文表示,自己并不认可给该剧打上“老夫少妻”标签。

新京报:你很久没有接戏了,为什么会接演这个剧?

王志文:这个剧符合我那时的心情,我想拍比较轻松的东西,剧本也带有喜剧色彩。再说我和姚晓峰(导演)很熟。

新京报:如今你对角色的挑选标准是什么?

王志文:我没有特别选择的角色类型,主要是看时间、档期以及家里有没有事,家里有事的话,我就先紧着家里的事。我对那一类的戏情有独钟吗?没有,几乎没有。准确地说,每年我只有那么一段时间拍戏。我当爹了,妈妈身体也不是很好,上有老下有小的,很多时候只能先把家里事情处理好了。

新京报:你之前说特别欣赏江珊、许晴和蒋雯丽。李小冉和她们比,怎么样?

王志文:这个事情咱们就不说了,对别人、对女人做评价,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新京报:那你怎么看待剧中“老夫少妻”这个情况?

王志文:我还真不认为这是老夫少妻,这就算吗?我觉得只有老杨(指杨振宁夫妇)那种才算吧。我不关心“老夫少妻”,我关心的是,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感情。只要两个人真诚相爱,就应该保护。“你是干吗的?”“你多大了?”这些问题重要吗?

新京报:不觉得年龄会有障碍?

王志文:这个戏里,编剧写得没什么隔阂。两个都是25岁的人,谈恋爱难道就没有障碍了?我和李小冉在剧中碰到的矛盾是人类几千年来共同认知的问题,比如相爱容易相守难。

新京报:那这个问题在剧中是怎么解决的?

王志文:看完我们可以讨论讨论,这个问题几千年都没有答案,我拍一部电视剧能给你答案?给不了。

生活中和老丈人像哥们

2008年,王志文迎娶了比自己小八岁的陈怡嘉(原名陈坚红)。在采访中,聊起《大丈夫》中他和老丈人斗争的故事,难免会聊到生活中的老丈人。王志文说,自己跟老丈人就像哥们,所以剧中使“阴招”只能“靠看人家电视剧琢磨”。

新京报:欧阳剑吸引你的地方在那儿?

王志文:这只是我那阵子得空,我不像(有些演员)说的那样激动啊兴奋啊。这就是一个工作。

新京报:相比于青春意气的方言,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女性可能更加喜欢剧中“大叔”或者“好好先生”般的你?

王志文:很多事儿啊,不能在一部电视剧里面找到普遍性。他不是好好先生,他有心理上和身体上的问题。通常,我爱上你了,我得让你们家庭接受我,如果你父母不喜欢我、不接纳我,那肯定得要说服对方吧。这个戏无非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新京报:所以我看到你和韩童生老师对戏很有意思。

王志文:我挺喜欢,他的角色挺逗的。我是用来衬托他的,全剧充斥着我们两个人的斗争。

新京报:你生活中有遇到这种情况吗?

王志文:现实生活中我和老丈人关系特别好,处得就跟哥们一样。这不需要我有生活经验,难道所有的演戏都要有生活中的经历吗,那还怎么演?

新京报:剧中你对他还挺狠的。

王志文:对付老丈人的“阴招”,一靠编剧,二靠看人家电视剧琢磨。电视里不是天天掐吗,(生活里)感受不到,我就看几段现学呗,都动刀子了,闹成那样,多横。

高尔夫培养自律;当爸爸后变随和

2008年结婚当年,王志文喜获麟儿。近几年,他拍戏越来越少,在采访中他说,很多时候都是他接送儿子上幼儿园。工作人员也告诉,觉得王志文近一年来越来越和蔼了。此外,他喜爱的高尔夫球也是一种磨练性情的运动。

新京报:一年才拍几个月的戏,其他时间都忙着打高尔夫吗?

王志文:是啊,大家(指合作对象)都知道我喜欢打球,经常会把这个考虑进去。孩子上幼儿园了也就没事了,我每天上午送送,下午四点才去接他,中间是没事的,可以去打打球。这可以称之为合理安排。

新京报:成绩如何?

王志文:成绩?你是指杆数吗?85杆吧。

新京报:和姜文比呢?

王志文:你觉得是我成绩高还是低?(高吧?)哈哈哈,姜老师打得少,他有很多其他爱好,但我独喜欢这个运动。尤其是近这一年,他都在筹备自己的新戏(《一步之遥》),打得少,喊他也少。

新京报:你们是在球场上邀约演《一步之遥》的吗?

王志文:没有,我们打球前就是好朋友。参演是特别简单的事,我碰到他了,他说,嘿,你来演这个谁谁谁,我说,好嘞。他说,你有时间吗,我说,有啊。不就成了嘛。我很欣赏他,他的才华、为人处世的原则性以及执着的精神,都是我的榜样。

新京报:高尔夫为什么吸引你?

王志文:好玩。它能培养人的计划性、自律,简单一点,准时、专时专用,怎么打、怎么安排球位、打球顺序都是讲究。剧组也需要这种,计划很重要,说12点开就12点开,人哗啦啦12点半才来,全乱了。我一直在乎这些,打球之后更在乎这些契约精神了,这个运动,可能核心的东西和我的价值观是比较融合的。

新京报:“在乎守时”这一点很像上海人。

王志文:的确大部分上海人对时间概念比较在乎,有当年那种殖民地文化的影响,人的素质、社会公德的在意程度会更好。

新京报:那你当年来北京读大学适应吗?

王志文:没有适应的过程。那个时候特别希望离开家乡,你也是,对吧?在那个年纪,感觉周围有很多禁锢、太多熟悉的东西,想去一个更新鲜感的地方。

新京报:为什么后来会回到上海?

王志文:母亲年纪大了。母亲老是惦记我,这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新京报:回上海过家庭生活后,有人说你变得随和了?

王志文:是这样吗?我听着是一件好事,那就不错。可能就是年龄大了,不愿意去较真地讨论问题。而且有了孩子后,不希望他遭遇一些不愉快。做父亲的感觉不错,以后你也会有这种感慨的。

曾想当,现在受访尽量“自律”

王志文小时候的理想是做,虽然后来的人生中曾有过“对媒体耍大牌”“用名片包口香糖”等,但他认为自己只是“对不良媒体很失望,但不是对媒体失望”。即便如此,他也承认,如今自己受访情绪主要靠“自律”。

新京报:你这次是和江珊的第五次合作?

王志文:唉?对。你还帮我算了啊。我和她还是那么没距离感,熟悉、舒服。有一类好友,你不需要重新构建关系,多年不见,再次寒暄、说些不太着调的话。我俩就是“老夫老妻”,年轻时谈恋爱,到成为夫妻,然后有孩子(指各部剧中),这个戏里变成了前妻。二十多年来,我俩一直是互相惦记着、挂念着的好朋友。还是很方便的,即便她带着女儿在美国,一样经常聊。

新京报:她有和你说过一些移民后的价值观或感受吗?

王志文:有,她有信仰了,她和我聊了。但她说了,这个不能和别人聊。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解决积郁的渠道。

新京报:你的方法是?

王志文:我对事很敏感,但很快会过去。人活着无非就那几件事,找到这几件事的基本方法,那就行了。比如,工作的事情就不会带回家了。年轻时会说,但现在就是“哦,就这样啊,见多了”。也会再想一种不好的情况,想到谷,那就行了。如果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受着;如果是别人的问题,就只能忍受。

新京报:如果别人的事情太多了呢?

王志文:那就离开。惹不起躲得起。

新京报:但做这个职业,比如,你今天还是得坐在这儿。

王志文:是啊,所以我就会忍着。你看我也尽量在和你聊天、尽量在调整自己的心情,工作就是这样。这就是我所说的“尽可能”。

新京报:我听说你小时候特别想做?

王志文:对。我如果不是做了演员,肯定会去做一名。我小时候数理化很差,一上语文课就兴奋。曾经是我的一个人生理想,后来让位给了表演。我觉得做能主持正义、为人民利益呼吁,把美的事情给人看,把丑恶的事情披露出来。

新京报:后来有没有失望过?比如,曾和媒体闹僵过。

王志文:这么说也不对,我是对不良媒体很失望,但不是对媒体失望。我希望大家都是有良心的人,这都是靠自律,不能因为有部分坏人而不面对媒体。

新京报:如果今天你是,你会怎么采访王志文?

王志文:我得先问问他喜不喜欢接受我采访。如果愿意当然好,如果不愿意也不能强人所难,对吧?这是前提。像今天这种发布会,我和《大丈夫》剧组有契约,不得不来。既然来了,就只能尽量以不错的心情来做,这也是我的自我调整、我的自律。

原标题:王志文接受专访谈新剧:年龄大了不愿再较真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

相框厂家
监狱围栏网厂家
售电公司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