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法律中的游戏因素

2018-11-10 19:17:39
法律中的游戏因素 游戏接近本能而超乎本能。

动物也会游戏,如小猫闲来无事会追逐自己的尾巴,逮到老鼠也要先逗弄够了才下杀手。

正是游戏拉远了心与身之间的距离,从而留下了动物发展进化的空间。

人的身心距离大于动物的身心距离。

本能反应是身心瞬间联通没有间隔的,身心距离越远,就越不为本能所左右,自主选择的可能性也越大。

人的身心距离远,所以人是“万物之灵长”,人是无穷大与无穷小之间的中项,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也大于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异。

人心是理想的、自由的,人身是现实的、相对拘束的。

心在前渐行渐远,身在后亦步亦趋,身心矛盾在经调适而获相对调协以后,又将进入新一轮的紧张循环。

相比而言,动物是身心和谐的,没有心理疾病,因其身心距离较为固定。

至于人,因其心力强大而每欲挣脱身之羁绊,遂常致身心间之疏离脱节而不和谐。

小鸟总在歌唱,人却时常叹息,盖因人要在痛苦中求其发展和进步,而法律正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阶梯。

法律是人类的游戏规则。

法律是人在社会生活之博弈中提炼出的规则体系。

人是思想着的理性动物,也是行动中的感性动物,所以法律经由人之理性和感性的互动而生成运作。

法律治理社会生活的独到之处,在于其以对抗的手段达致和谐的目的。

从手段上看,法律依托程序上的对抗游戏;从目的上看,法律追求互利共赢的正和博弈。

法律之手段和目的,均与游戏相关。

就目的而言,法律乃人类行动博弈之理性结晶,旨在以自我约束求互利共赢。

人的敌人不是外物而是自身,人类的使命是驯服自己,将身上潜伏的兽性转化为神性而不任其吞噬自我,这就需要人类为自己的行动设定底线并建立规则。

由于有限资源相对于无限需求而言永远稀缺,一味争夺资源难免引起自相残杀,形成一种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

本能反应不足以使人类和平共处,在经过试错与纠正的反复博弈之后,人们发现通过分工、合作与交换可以提高效率,而长期的效力则以社会的基本公平为前提。

只有理性地为人类社会的全部和未来作统筹安排,并在短期与长期利益、个体与整体利益之间寻求适当的平衡,才能实现一种双赢或多赢的正和博弈。

唯其如此,人类社会才不致沦为弱肉强食的钢筋水泥丛林,而是老有所养、幼有所依、各得其所的和谐家园。

就手段而言,法律依靠程序上的对抗游戏,实现对人之本能天性的疏导指引。

《攻击与人性》的作者康拉德·劳伦兹认为,正如低等动物的攻击性行为是其生存本能的表现,攻击性也是人的本能和天性。

但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