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浦信息港 > 美食

墨派福寿猪传奇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48:28

狐仙出洞,变成一个女记者各处游逛。  一天,在大路上走,见到路旁有一座新坟,坟上插着“引魂幡”,坟前竖着一块墓碑。  一个约40岁的妇女戴着白孝帽,腰上系着一条麻绳,正在坟前哭。  狐仙一走近,那妇女马上放声大哭道:“我的猪爹呀,我对你作了孽呀!把你打死了!……”  狐仙听那妇女哭得古怪,就走到那妇女跟前问道:“大姐,你在哭什么人?”  那妇女回答:“我在哭我的猪爹爹。”说着,又不停地高声大哭:“我的猪爹呀!……”   狐仙说:“为什么是猪爹?你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那妇女止住哭,打量着她俩,说:“大妹子,你快走吧!别招祸。我的事情你们管不了呀。”  狐仙说:“天下没有我管不了的事情!你快说,是什么事?”  那妇女李大了眼睛问:“你……是?”  狐仙说:“我是从京城来的,什么事情我都能管!”  那妇女一下子抱住了狐仙,放声大哭,道:“好妹子,你可给我做主啊!”于是,她哭诉了事情的原委。  这个妇女名叫朱桂兰,丈夫在外打工,自己和一个女儿在家过日子。  今年年3月3日,有一头猪跑进她家的菜园子吃菜,她用木棍把猪打跑了。  一会儿,一个乡丁来喊她,让她到乡公所(乡长办公的地方)去,乡长找她有事情。  朱桂兰来到乡公所,乡长苏海怒气冲冲地问她:“你为什么打死了我的猪?”  朱桂兰说:“没有的事啊!我只是把一头钻进我家菜园子的猪赶跑了啊。”  苏海暴跳如雷,喝道:“你还狡辩?把死猪抬来让她看看!”  只见两个乡丁抬来一头死猪,放在朱桂兰面前。  其实,这头死猪是病死的,根本不是朱桂兰打过的那头猪。在乡长苏海的淫威面前,朱桂兰有口难辩。  苏海说:“这头猪是我养的‘福寿猪‘,是保我福寿绵长的。今天被你打死,破损了我的福寿。你该当何罪!”  朱桂兰一听,吓得面如土色,咕咚一声跪在地上,给乡长叩头求饶。  苏海恶狠狠地问道:“你是想官了,还是私了?”  朱桂兰哆嗦着问:“官了怎么样?私了怎么样?”  苏海说:“官了,就是把你送到县衙门,以恶意损害乡长的福寿、谋害乡长定罪;这私了,,要用你家的菜园子赔偿我的损失;第二,要隆重发丧我的‘福寿猪‘。”  朱桂兰无奈,权衡再三,哭着说:“我愿意私了。”  苏海当即宣布了发丧“福寿猪”的标准:  1,要做一付棺材和一丈二尺高的墓碑,上写“猪爹爹之墓”,和“女儿朱桂兰立”,再写上年月日;  2,要请和尚念经做道场;  3,要请一班吹鼓手,给死猪开吊三天;  4、要八大金刚送猪上山(即八人抬棺送葬);  5,朱桂兰要披麻戴孝抱灵,边走边哭:“我的猪爹,我对你作了孽,把你打死了,我要还你来世帐。”  6,猪坟要埋一人多高;  7,朱桂兰要送烟火(烧纸钱香烛)三天,送一次哭一次;  8,朱桂兰要搭棚守灵,守一个月。  9,守灵期间见到人来,朱桂兰就要大声哭猪亲爹,要哭的特别伤心。  朱桂兰用5亩地作抵押,从乡长苏海手里借了钱,按照苏海的要求,隆重发丧了“福寿猪”。  ……  朱桂兰诉说罢被逼给猪守灵的原委之后,又哭着说:“这个恶霸还要强奸我16岁的女儿,说只要我女儿让他睡,就饶了我。我赶紧让女儿连夜跑到外乡的二姨家避难。”  狐仙听罢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还了得!简直是活阎王!让这样的人当乡长,老百姓怎么活!”    二  让狐仙说对了,这个乡长苏海,外号就叫“活阎王”。  苏海小时候家贫,无隔日之粮,他自小给人帮工打下手,混口饭吃,十几岁上就和一帮泼皮混成了小镇上的“闹街虎”。  苏海从小就有一身的泼皮劲,一懒二馋三好色。外面帮工,吃在人前,干在人后,十六、七岁,就没少调戏大姑娘小媳妇的。  后来在一家富户帮工,竟然调戏人家才十几岁的小姑娘。被打了一顿,撵了出来。  从此以后,没哪家人敢请他帮工了。  17岁时,苏海实在混不下去了,有一起混过的泼皮约他去闯码头。  后来,他竟然自卖壮丁,去当兵。  把卖壮丁的钱花光了,他就开小差,偷偷跑回来。  他不愿种田,也没人敢请他做工。他一心想混口轻松饭吃,就在乡公所当了乡丁。  还是懒、馋、色的老毛病,只干了20天就把他赶回家。  他一身流气加匪气,吊儿浪当,吃喝嫖赌样样都来,调戏良家妇女,惹事生非,乡长、保长见了他都头痛。  后来,他在县里的钱粮处当了催粮员,背着枪叼着烟下乡催粮征税,横行乡里。  他催粮征税有几招杀手锏:恶骂、毒打、捆绑。  他到处吼叫:“自古以来种田的交皇粮天经地义,哪个敢抗粮不交的,现在就跟老子站出来好好斗斗狠!看我敢不敢叫枪子从你脑壳里过!”  老实巴交的农民,见了苏海都害怕。他所到之处,催粮征税都很顺利,成绩不凡。   因此,苏海博得了“工作能力强”的好名声,被提拔当上了乡长,主管治安和征粮收税。    三  他到任后的件事,就是把身强力壮、“斗争性强”的十几个乡丁组成“治安征粮队”,专门负责征粮收税捆人打人。  苏海征粮,不管百姓的死活。有一年天大旱,城隍歉收。就是把全部粮食收上来,还不够完成征粮任务的数。  苏海命令他的“治安征粮队”,要“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把农民家里的粮食搞出来!”  于是,“治安征粮队”荷枪实弹,挨家挨户搜查粮食。查出粮食,不仅当场没收,而且还要殴打、惩罚户主全家。  对“不老实”的农民,使用了拳打脚踢,罚跪,揪头发,扇耳光,捆绑,吊打,人撞人,火烧,刀砍等几十种刑罚!  村村查、户户搜,一户不漏,有的户被搜多达4次。他们凶神恶煞地对农民吼叫: “什么是你的?只有一嘴牙是你的!”  在搜查中,他们手持铁棍,到处翻箱倒柜,东捣西戳。把炕和锅台都拆掉,看看里面是否藏着粮食。  人是要吃粮食的,不然全都会饿死。一些保长也着了慌,请苏海高抬贵手,给百姓留点口粮。  苏海回答说:“应该交的皇粮一点也不能少。至于百姓的口粮吗,可以从打草谷中挖掘潜力,再补充些野菜,熬到明年夏收就好了。”  所谓“打草谷”,就是从脱过谷粒的稻草中复打残剩谷子。  苏海的征粮任务超额完成,县长表扬苏海“敢打敢拼的精神”。   征粮任务超额完成了,老百姓家里断粮了。  农民们只好到处挖野菜吃。冬天找不到野菜,人们就上山剥树皮。  过春节前,苏海大发慈悲:发给了农民一些糠壳。  家家户户把糠壳磨了,做成糠耙耙,再掺上野菜,就算是过了一个年。   老百姓吃猪草、糠壳、树皮、观音土等等。吃下去拉不出来,只好叫人用树枝从屁眼里往外掏。  好多老百姓被活活饿死。  百姓断粮,而苏海却花天酒地,鸡鸭鱼肉蛋,炸炒蒸煮炖,想吃啥就吃啥。  四   一天晚上,苏海去一个村里办事。有人揭发保长尹治富有搞女人问题。  苏海一听说搞女人,劲头就上来了。  他派他的“治安征粮队”队员把保长尹治富叫到保公所,拍桌打椅破口大骂,叫尹治富交待搞女人的问题,审他搞了几个女人,是不是“没开苞”的,搞了几次,怎么搞的。  尹治富细节没交待清楚,苏海上来就是几个耳光,说他“不老实”。  一会儿,苏海又派人把女方抓来。一阵威吓,那姑娘吓得尿了裤子,哭个不休。  苏海吩咐说:“你不要怕,自古只有男奸女,没有女奸男的。你只要当大家的面讲清楚,他是怎么脱你的裤子的,又是怎么搞你的,一次搞好久?讲清楚了你就走,就没你的事了。”  尹治富被斗得痛哭流涕,连声认错。  苏海拍桌大骂:“你个狗日的,狼心狗肺的东西,吃的人饭拉的狗屎,穿的人衣,披的畜牲皮!”  一直连打带斗闹到半夜,苏海觉得还不过瘾,说是明天接着再来。又要尹治富第二天交保证书。  尹治富吓得要死,回家当晚,在茅房上吊自杀身亡。  苏海斗人家的男女作风问题,道貌岸然,而他则实实在在是个衣冠禽兽。  苏海清搞女人,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在他的统治下,搞的是封建皇帝的那一套治民术,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还有个数,他则更狠,是凡乡里他看上的女人,全是他老婆。  令人切齿的,是苏海搞“初夜权”,人家结婚他先入洞房!  初夜权是中世纪欧洲封建领主对农奴享有的特殊权力,在中国历史上,极少见到此类记载。  谁家要嫁女儿或者娶媳妇,只要那姑娘长得还可以,苏海去了,他总是会有一些“表示”,送点钱,送点粮,说上几句好话,然后叫她去他的办公室,弄些好酒好菜,把女的灌醉了,晚上他先睡一盘。  女方几年来哪里吃过这么好的东西?睡觉就睡觉吧,反正都饿麻木了,也不在乎。  男方也不好和他闹,乡长睡了你的女人,那是看得起你,他会有数的,一定会关照你的。  只要姑娘长得好,反正苏海总是有办法把她先睡了。  有一次,苏海把一个姑娘搞了一晚上,第二天还到姑娘家里去冷嘲热讽,说是昨天晚上吃了一回“下脚水”,倒了大霉了。他送的一袋米,就当是喂猪的下脚料算了。说完扬长而去。  原来那姑娘已经被她村的保长奸污过了。  苏海从当催粮员到当乡长的几年间,奸污了83个妇女,37个少女,小的才14岁。  他还有个半夜“喝花酒”的爱好,经常在晚上叫厨师炒几个菜,私下分别叫来他定好的几个十几岁的少女,陪他饮酒作乐。吃饱喝足,再陪他上床。   苏海说他“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喜欢喝两口。”  农民饿得九死一生,苏海喝得昏天黑地。  百姓说:“苏乡长吃饱喝足了,不是搞女人,就是打人玩!”  苏海就是这样一个恶霸!   五  恶有恶报。苏海逼迫朱桂兰给猪戴孝守灵,被狐仙看见,狐仙决计惩罚这个恶霸。  狐仙听说这个恶霸要强奸朱桂兰的女儿,就对朱桂兰说:“咱们先到你家去,看我怎样惩罚苏海这个‘活阎王’,给你出气!给老百姓出气!”  她们来到朱桂兰家,没有人。朱桂兰说,她丈夫在外打工,公婆都得水肿病,今春死了。她的两个小儿子也饿死了。说罢又哭。  狐仙对朱桂兰说:“今天晚上你去请苏海,就说你女儿在家里等他。等他来了,看我咋收拾他!”  晚上,朱桂兰去请苏海。狐仙施展法术,隐去身形,等待苏海的到来。  苏海手里提着一袋米,欢天喜地的到来。进屋就问:“姑娘在哪里?”  朱桂兰说:“在里屋。”  苏海急忙走进里屋,在微弱的灯光下,见一个漂亮的姑娘害羞地闭着眼,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子。  他欲火升腾,伸手就往被里摸那姑娘,感觉温润柔软滑腻。一股酥麻的电流立即传遍他的全身,丹田灼热,“那个东西”腾地硬挺起来。  他迅速脱掉衣服,一边口里叫着“小美人!小宝贝!”,一边钻进被子,紧紧地搂住那姑娘就亲嘴,下面“那个东西”就在绒毛中冲刺。  待到冲刺进去的一瞬间,他感到一阵剧痛。  再看时,哪里有什么姑娘,他紧紧搂住的是剥光了树皮的一米五六的一段木头,他的“那个东西”已经深深地插在木头里,急忙往外抽时,哪里抽得动!  不抽动,“那个东西”疼痛还能忍受,一抽动,“那个东西”就像被刀割似的疼痛难忍!  苏海又羞又急又气,大骂道:“你搞的什么鬼把戏?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边骂边要起来。  可是,那段沉重的木头紧紧和他连着,他只能抱着那段木头站起来。抱的松些,“那个东西”就被木头拉得巨疼。  这时,狐仙现出身形,走了进来,嘲笑道:“苏乡长搂着木头在变什么把戏?”  苏海急忙道:“你们快去找木匠来救我!我有重赏!”  狐仙笑道:“我把你送到木匠那里去吧!”  说着,就对着苏海吹一口气,喝声“起!”。  只见平地刮起一个旋风,把苏海和木头裹起来,飘了出去,一直飘到乡政府所在地的集市上,才跌落下来。  集市上的人见一个光着屁股的人搂着一段木头从天上飘下来,都大吃一惊!  众人定睛看时:哎呀!这光着屁股搂着木头的人不正是苏乡长么!  一个乡丁看见了,惊疑地问:“苏乡长,这是怎么回事?你在练什么气功?”  苏海急急说:“快!快去喊木匠!”  那个乡丁答应一声,就去找木匠。  这时众人才看清楚:苏乡长的“那个东西”原来深深地插在木头里。人们不禁哈哈地笑起来。  有个人嘻嘻哈哈地说:“快来看,苏乡长在练‘刚强不倒’功哩!嘻嘻!”  还有个人说:“苏乡长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久经沙场磨炼出来的,这么硬的木头也能插进去!”  人们又是一阵哄笑。  苏海听了,又羞又气,但也无可如何,只能搂着木头站在那里等着木匠。  乡丁领着一个木匠来了。木匠一看直“作牙花子(发愁)”,说:“苏乡长,我用斧子劈开木头试试,你可要忍住疼啊!”  苏海说:“快劈吧!”  木匠拿起斧头一劈,苏海疼得就像杀猪般叫起来。  木匠急忙住了手。看那木头时,只有浅浅的一道痕迹。  木匠大吃一惊:“咦?这是什么木头?这么硬?”  他又用锯试试,锯不动。木匠说:“这木头太硬,得用钢锯。去喊电工用钢锯吧。”  电工拿着钢锯来了,还是锯不动。这时,来看热闹的人多了,整个集市都轰动起来。  电工说:“苏乡长,我看你先回家,我再想想办法。”  苏海也只好点头答应,被几个乡丁搀扶着,搂着木头回到家里。  苏海“奸淫木头事件”很快传到了县里。  县里来人调查,朱桂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县里来调查的官吏找“女记者”,人已不见,只留下一张信笺,上写着:“苏海横行乡里,作恶多端,死有余辜!逮捕苏犯之日,就是木头脱落之时。”  民怨沸腾,乡里的百姓纷纷向县调查组告状,控诉苏海的罪恶,称苏是“活阎王”、“土皇帝”。  调查组向县长报告了调查情况。  县长大怒,立即撤掉了苏海的乡长职务,抓进拘留所。  这时,巡抚发下指示:要各个府、县严厉打击腐败,严惩贪官酷吏。  于是,苏海案成为典型,层层上报。巡抚定案:斩立决!    共 513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选对方式很重要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人的寿命会减少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