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浦信息港 > 美食

平凡太子轩谜踪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6:13

【好色总裁】  环宇终于西装革履从新亚洲八栋八零八房出来,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  沐瞳快步迎上去,接过曹环宇手中的提包,打开副驾车门,恭敬地弯着腰,手档着车顶,待环宇落坐才绕到自己的驾驶坐。  “环总,今天是要到哪?”沐瞳给环宇开车半年了,但是每次都像是临时出门,直到开车的那一刻才知道车往哪里开。  “到公司接赏赏一起去南国雅器公司。”沐瞳会意不再吭声。  赏赏是环宇新应聘的秘书。传说环总喜欢美人,秘书更是换得勤快,就连生产线上稍有一点美色的女子都能让环总高兴。奇怪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些美人都到哪里去了。  环宇打电话到公司,赏赏一会儿就婷婷玉立候在公司门口。她身披貂皮大衣,米色套裙刚好遮住翘臀,黑色长靴没过膝盖,露着滑嫩雪白的大腿。  环宇眼前一亮,笑咪咪地下车,很绅士地给赏赏打开车门。赏赏扭着翘翘的屁股钻进车去。  “环总,你就坐这嘛。”赏赏嗲声说。  “好!好……”环宇咧着大嘴挨着赏赏坐下。  沐瞳一直静静地候在自己的驾驶位上,待他们坐好,才缓缓地开启车子。他看到赏赏的刹那,血往上涌,心里嘀咕:“妹子不冷吗?”  沐瞳专心开车,他是退伍军人,有着很好的军人素质,不抽烟,不废话,环宇就是满意他这种沉稳的性格。司机换了好几匝,就数他合心意。  环宇今天心情不错,一路都以长辈的身份教导着赏赏要怎样做人怎样做生意,大意都是环宇这些年打拼的经历。赏赏诚心十足地倾着身子认真地听。不时地嗯一声报以微笑,她的眼睛就像盈盈秋水,嘴角微微一弯两个小小的梨窝可爱迷人。  环宇说到激动时用他结实的手掌拍拍赏赏滑嫩的大腿以示他说话的重要性。赏赏也不躲,若无其事地微笑。  “你就跟着好好学吧。”环宇说完在她雪白的腿上拍了几下以示鼓励。赏赏不自觉地撇嘴,随即又面带笑容地表示感谢曹总的栽培。  沐瞳几次从前方镜子观察后边的动静,开小差可不是司机应有的,他问自己怎么了。他有点恶作剧地猛加油门超过一辆小车,后面环宇和赏赏也猛地前倾。沐瞳小声地骂了一句:“真是不长眼,会不会开车?”待他们反应过来,都以为那辆小车的不是。  总算封住了环宇的大嘴,他打了个呵欠,困倦地瞌睡起来,头颅摇摇晃晃地在后座耷拉着。    【美人会客】  南国雅器公司是西班牙总公司驻中国的一个采购办公点,如果能够拿下他们的订单,对于自己公司的发展具有很大的帮助,所以环宇为这一天作了充分的准备。他收集自己产品与其它公司产品的所有优势,将要对南国总裁来一次洗脑。然而南国总裁看到赏赏的刹那也是震惊了一小下,随即热情地倒茶,并把赏赏大大地赞美一翻。  赏赏落落大方,只是发嗲之音让沐瞳头皮发紧。他也说不出为什么紧张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妹子。他的意识里,一个如此的妹子不应该做男老板的秘书,男人堆里有句话:秘书就是秘密地舒(书)服。他好几次投给她鄙夷的眼神,赏赏接到他的目光也不躲,报以微笑。  环总更是眉开眼笑,对他来说,带个漂亮女秘书做公关是他惯用的技俩。  果然,南国总裁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环宇的产品就给签了十万订单,这是环宇开工厂以来的一单,简直是乐坏他了。环宇提出要请南国总裁吃饭,就定在太子轩,南国总裁自然是顺水推舟。  太子轩,沐瞳是去过的。可惜每次开车送环总出去,他只能在停车场位呆在车里,这是必须严格遵守的约定,在应聘的时候环宇就特别交待,理由是司机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开车,如果司机一起加入餐桌,免不了杯盏交挥。  很多时候,沐瞳自己就在附近吃点快餐。只是,他总是惦记每一位跟随环总一起去见客户的妹子,担心她们会出事。尽管在她们眼里他只是一位不多说话的司机。这次环宇特地交待沐瞳可以开车走了,不用等他们,他们有大生意要谈,可能要谈判好几天。这让沐瞳感到更多不详的预感。  赏赏跟着环宇和南国总裁走进太子轩。里面不是很豪华,但是很别致,彼有田园风光的味道。  此时已是傍晚夜幕将至,落地窗外的灯火已是星星点点。一天的疲惫之下,赏赏看上去心事重重。环宇看在眼里,关切地问:“不舒服?今天你功不可没,给你发奖金……”  “谢谢环总!”赏赏礼貌地报以微笑。  席间,环宇不停地叫赏赏给南国总裁敬酒。赏赏之前也有跟着环总去见其他公司的客户,但是环总让赏赏这么勤快敬酒还是次。她内心隐隐的不安起来。    【不老炖汤】  不行了,她得去吐一次,否则真得醉了。赏赏说声不好意思就往洗手间跑。  环宇给南国总裁敬上一碗上好的炖汤,不过里面只有汤,其他什么也没有,喝上一口又酥又鲜甜。南国总裁问是什么汤料如此美味,自己从来没有喝过。环宇神秘地使了个眼色,告诉他这是世间罕见的人参汤。环宇指着自己的脸蛋说:“我现在五十多岁了,人家总是以为我只有三十多岁,靠的就是经常喝这种人参汤。”听得南国总裁一愣一愣地大张着双眼。  眼前的环宇有五十多岁了?真的不敢相信。听说这汤这么有功效,忍不住再喝了一碗。  赏赏只想在洗手间里多呆一会儿,她用手扣住喉咙想要吐出刚才喝的几杯洒来,可就是吐不出来。她洗了几把脸再出去。  走过一段小厢,却有想吐的欲望,她赶紧走进侧边的橱湘,在水斗里一吐为快。待她回过神来,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旁边桌上摆着的大炖盅,却看到两只白白的婴儿小手浮出汤面,她本能地惊叫出声来。后面伸过来一只大手掌捂住她的嘴巴,并在她耳边低声说:“镇静。”随即,她看到刚才的司机沐瞳。她想问:“你怎么进来了?”但是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同时她感到一股坚定的力量把刚才的害怕压了下去,她冷静地点点头。  很快,沐瞳在她的食指甲上涂了一点灰色粉末,嘱咐她说:“这是强效蒙汗药,你要想办法让你身边的人睡着。”说完,沐瞳闪了出去,飞侠般的身手,赏赏暗暗叹服。赏赏像吃了定心丸,一扫刚才的担惊受怕,她想到还有一个人在关心她,心里暖暖的。  她回到坐位却感到头顶的灯光在不停地打着飞舞的光晕。她环顾四周,却只有一个女服务员直挺挺地站在大厅的另一端。远远看去像个女鬼立在灯影之下。赏赏打了一个寒噤。环宇顺着赏赏的目光对那个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女鬼”怨恨地看了一下赏赏就悠悠地消失在太子轩走廊尽头的夜色里……  赏赏看着眼前的那一小碗炖汤,仿佛从汤里伸出一只小手,她啊地一声捂着嘴要吐,冷汗涔涔。但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美人新计】  环宇给赏赏倒了一杯茶。出于礼貌,赏赏分别给环宇和南国总裁倒了一杯茶。半分钟时间,他们竟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两个笨重的男人搬进一个客房。  赏赏心惊肉跳地看着眼前两个男人。手忙脚乱地剥掉他们身上的衣服,一件不留。  待他们醒来,环宇发现自己下身只盖着被子的一角,南国总裁盖着自己的一件上衣。床单乱糟糟的污秽不堪。赏赏正花容失色地坐在床沿低声哭泣。他们同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讯速坐起来穿好衣服。  赏赏坐在床沿眼睛都哭肿了,“你们,你们这些野兽……”赏赏抽噎着  南国总裁不知所措地看着环宇。环宇安慰赏赏说:“我,我会为你负责的。”环宇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  “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你们这些,这些坏人。”赏赏忧心地说。  “不怕,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只是这孩子也不知会是谁的,我会安排你吃好住好,然后生下来我们一起抚养孩子,把他送去读的大学。”环宇把目光转向南国总裁:“你说呢?”南国总裁巴不得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鸡啄米似的尽点头。  赏赏破涕为笑。  在环宇的吩咐下,赏赏跟着昨天的“女鬼”穿过太子轩走廊的尽头。七拐八转地到了一套房。赏赏打开窗户,清风扑面而来,窗外一株褪叶的木棉正挂着青灰色的木棉果,待来春木棉花飘的时候肯定很美。赏赏出神之时“女鬼”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离开。  房子很整洁,该用的家具用具都在,像是有人一直住着。窗外一眼望去是开阔的花园空地,种着好多株木棉和一些整齐的花草,对面还有好几栋房子。赏赏挨着附近溜达了一圈,有假山喷池,还有露天游泳场,非常宽阔的园林,外面的人进来一定会以为是私家别墅区。奇怪的是这些房子几乎看不见人出入。只是偶尔会碰到一个大肚婆在阳台上悠哉地晒太阳,她们都以安静的眼神居高临下地望着赏赏。更怪的是赏赏找不到刚才进来的那条走廊。  “女鬼”送饭过来,标准的营养餐,木耳香姑滑鸡,清蒸卢鱼,淮山排骨汤。她贼样的双眼总是往赏赏身上瞟。赏赏明显感到自己被软禁监控了……    【半夜惊魂】  周围怪异的气氛让赏赏倍感孤单。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走出这个地方,但是一天的疲劳加上昨晚的惊吓,赏赏竟抵抗不住早早地睡了。  半夜,迷糊中感到有轻盈的脚步声,赏赏努力地睁开眼,周围黑漆漆的,她看到梳妆台上一双绿莹莹的眼睛,贼一样的双眼,一定是那个女鬼,她按住狂跳的心脏,讯速地跳下床想要抓住她。几乎同时,一只黑影猫地一声,随即从窗口钻了出去。她望向窗外,只看见清冷的月色里斜斜的木棉倒影。她按亮灯,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梳妆台上的手机不见了。灯光明晃晃地倒着她的身影。她沮丧地锁好窗玻璃,关上灯。脑子里飞舞着昨天的怪事,特别是炖盅里的小手总是在漆黑的夜里求救似地伸出来……  赏赏退回床上缩成一团,突然对面楼上又传来一个女人哀哀的哭声:“孩子,孩子……”  太子轩一定有问题!明天一定要找到出去的路。  正当赏赏胡思乱想之时,玻璃窗传来笃笃笃的轻磕之音。赏赏屏住呼吸,轻磕之音停了几分钟又再响起。“赏赏,是我,别怕。”好像是沐瞳的声音。  她鼓起勇气打开窗门,只见沐瞳正挂在窗边的木棉树上,待他进来。她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拉住他的手,不知是惊吓还是感激,她竟伏在他肩上哭了。沐潼轻轻地拍拍她的背,低声说:“好了,此地不宜久留,跟着我走。”  沐瞳把绳子套紧在赏赏双臂弯里,把她从窗口放下去,沐瞳关好窗再攀上木棉树一溜烟地下来。  两人正要起步,只见环宇在月色下双手叉腰地立在前面,后面跟着五六个剽悍的大汉。赏赏倒退一步,沐瞳拉住她的手用力握了一下。这道无形的力量让她镇定下来。  “想走?也得先交待自己究竟是什么底细。”  环宇一改往日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面目狰狞地阴冷着脸。不料他身后又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孩子,孩子……”  环宇不耐烦地一挥手:“让她闭嘴!”立刻有一个大汉走过去,另外的大汉直接就上来抓沐瞳和赏赏。沐瞳赶紧把赏赏护在身后,机敏地闪开一个大汉挥过来的拳头,沐瞳手心冒汗,对方几条大汉,自己还要保护一个柔弱的妹子。  “沐瞳哥,我在你背后打他们,你放心!”这是刚才六神无主的赏赏吗?沐瞳暗暗吃惊。不过眼前的处境不容他多思考。  “出套,快点拿下他们!”几个回合下来,环宇见拿不下沐瞳和赏赏,心急起来。  只见几条大汉挥动着套绳噼噼啪啪地打过来。终因寡不敌众,沐瞳和赏赏被五花大绑成肉粽一样。    【痴男怨女】  “迟早你两个都得死的,你们老实交待吧,是什么来头?”环宇带着胜利的神色玩味着眼前的沐瞳和赏赏。他们昨天还是自己的下属,今天就成了面对面的敌人。  “我只不过是一个退伍的开车司机,担心赏赏妹子就前来看看。”沐瞳想尽量把气氛缓和下来。  “哈哈,算你还有胆识,你是怎么进来的?”  “太子轩围墙都有通电,我差点被电死,可我是退伍的。”没等沐瞳说完,环宇恶狠狠地转向赏赏。“你!竟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你以为我真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干了什么事?”环宇阴冷地用二指捏住她的下巴:“还真是很鲜嫩,我倒真想尝尝鲜!”说完他仰头对天长叹一声。  “呸,你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女孩,你终也是要死的,去自首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哈哈,真是看大戏了,看来环总今天是动了真情哟,只可惜了这男儿身,二十年前就成了废机器。”从走廊里传来尖锐的女子之音。循声望去,竟是昨天的女鬼。  男人怕她人说自己无能,他恼羞成怒地质问:“我不行!我照样可以让她们受罪!你自己呢?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被狐狸精拐走只会躲起来。”两个变态男女只顾自己骂着痛快,竟忘记了身边还有自己的敌人。  二十年前他就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有的只是恨!自从未婚妻跟有钱男人跑了之后他发誓要让所有爱慕虚荣的女子尝尽苦难。  二十年前,狐狸精拐走了她心爱的男人,她发誓要让有姿色的女子都受尽苦难。  他的她,竟是拐走她男人的狐狸精,于是他们走在了一起让所有爱慕虚荣漂亮的女子过上暗无天日的生活。当环宇的秘书们被礼物一样送给客户玩弄之后,又把她们的孩子堕下来炖汤喝。  谁也不会料到,沐瞳早在身后悄悄地割着绳索,然后一个箭步,把小小的尖刀对着环宇的脖子:“快,叫他们退下!用绳子自己绑起来。”好死不如赖活,只有死到临头才有生的欲望,环宇只能乖乖地听着沐瞳的吩咐。  沐瞳拔通了一一零,他们静静地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赏赏好样的!你已经通过了实习考核。”警察队长对赏赏竖起大拇指。  “好你的头呀!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小女孩孤身奋战有多危险吗?”沐瞳一脸愤怒地转向警察对长。“给!这是安装在环宇提包里的窃听器录到的,环宇威胁客户的录音。”说完沐瞳扬长而去。  “沐瞳哥,谢谢你肝胆相救,要常联系。”赏赏无限依恋地挥手告别……   共 510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的心理护理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